当前位置:

新闻公告

>

乐团新闻

>

精雕细琢再现古典浪漫 -记中国国家交响乐团5月12日音乐会

精雕细琢再现古典浪漫 -记中国国家交响乐团5月12日音乐会

  • 时间: 2018-05-13
  • 来源: 中国国家交响乐团

      2018年5月12日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中国国家交响乐团《聆赏经典》系列演出为大家呈现了“舒曼的浪漫情愁”交响音乐会。整场演出延袭了“序曲+协奏曲+交响曲”的传统模式,却没有给人以刻板枯燥、艰深晦涩的感觉。几乎坐满全场的观众均被指挥家、独奏家及乐队的投入表现牢牢锁定视听,徜徉在精湛演奏艺术与不朽名曲紧密交织的艺术享受中。

      音乐会伊始,乐团在富有光彩的铜管声部引领下,以充沛的情绪、非凡的气势演奏了前苏联著名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的《节日序曲》。这首为庆祝“十月革命”三十周年而做的乐曲是国交于1996年改革以来最为熟悉且拿手的保留曲目,演奏起来自然是轻车熟路。此次,瑞士指挥家西门·高登兹先生对其做了稍有不同的处理。他摒弃了传统习惯中俄式音乐的沉重、浓厚,以简洁清扬的手势将大部分和弦处理得较为短促利落,于快速流动的节奏中细腻地做出力度的强弱对比,一气呵成,使作品因具有不同于以往的轻松昂扬而展现出极具现代色彩的炫目光泽。

      本场音乐会的协奏曲是贝多芬《降E大调第五钢琴协奏曲》。这部完整丰满,激扬铿锵亦不失浪漫细节的作品,拥有无与伦比的精致配器、丰富的旋律动机和较长的篇幅,在当时一经公演就被后人叹称为“皇帝”。时至今日它依然是考验指挥及演奏者艺术修养、技术能力及乐队合作水平的经典之作。而对国交来说,这也是自中央乐团时期承袭下来的经典保留曲目。

      青年钢琴家袁芳的演奏准确而完整。她以沉稳持重的节奏,果断清冽的触键以及明确克制的踏板所呈现的音色清晰有力。乐句处理亦表现出了作品“曲由心生,顺理成章”的自然属性。在如夜曲般的第二乐章中,她摆脱了诸多幽怨缠绵的累赘,用简单朴实的独白方式,诠释了贝多芬坚毅式浪漫的深邃意境。而在第一、三乐章中,她也用稳定合理的小节奏与乐队配合,展现了成熟的合作能力。

      指挥家高登兹先生对于这部作品的前期排练精确而简洁。他要求乐队脱离德奥古典音乐“后坐”式的风格,将多数节奏型的演奏方法转为干脆短促,连贯乐句要有歌唱般的目的性走向。在第二乐章的引奏中,他要求弦乐群以不带揉弦、节奏明确的演奏表现出带有孩子般单纯的童稚。而在第三乐章中他明确示意乐队表达出舞蹈的活泼特性。他流畅明朗的处理为这部经典中的经典赋予了更加人性化的生动与新鲜。

      音乐会的下半场切入正题。高登兹先生携国交演出了在国内很少上演的罗伯特·舒曼《C大调第二交响曲》。在创作这部作品前的三个月,舒曼曾经写信给门德尔松说“现在,鼓声和号声(C调小号)一直在我脑中作响,响了相当长的时间。我毫无概念写出来的会是什么......”。而此后,他的这部传世名作就以C调小号为开始和结束。舒曼的交响曲因为涵盖了古典与浪漫的全部因素而在世界音乐宝库里占有重要的席位。其结构精巧细致,既有标准传统框架,又有与众不同的和声色彩。需要严谨的古典风格也要兼具浪漫派的夸张表现。对乐队来说,不仅要求每位乐手有优秀的个人技术、深厚的古典音乐修养,还需要具备敏锐灵动的合作意识。

      本场演出中,在指挥家高登兹先生的要求下,小号以富有弹力的演奏展露出清亮光泽的音色;圆号的领奏隐忍而温润;定音鼓亦表现得肯定且决断。木管声部的演奏于深情中可见老道的合作关系。弦乐群不仅富有亮可比晴空炫日,柔堪如春风拂面的音色以及丰富的层次,同时也表现出可称为天衣无缝的紧密交流与合作。舒曼《第二交响曲》是一部具有演奏学术价值的作品,其中许多弦乐部分都是国际上诸多乐团的考试段落。在演出中,国交弦乐五声部都几乎是极为准确地予以完成。

      音乐会结束时,高登兹先生和国交迎来了全场观众长时间的掌声。许多观众对指挥、独奏、乐队三位一体的完美表现众口一词地以“精彩”、“过瘾”予以评价。甚至有人说“心情愉悦得如过节一般”。这也充分证明真正的世界传统经典、优秀的艺术家和高专业水平的演奏共同铸就的高品质演出在国内是不缺乏观众与市场的。我们应该以更专业的曲目安排和姿态面向喜爱我们的各界观众朋友,为他们带来不同风格的艺术享受。

 

文:邓川   

图:罗维 

网站地图版权声明

ICP备案:京ICP备13053540号

商演咨询热线:010-64209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