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公告

>

乐团新闻

>

龙声华韵奏响家国情怀

龙声华韵奏响家国情怀

记王西麟作品专场音乐会

  • 时间: 2018-04-23
  • 作者: 张晨
  • 来源: 中国国家交响乐团

      2018年4月18日在北京音乐厅上演了“龙声华韵——王西麟作品专场音乐会”。“龙声华韵”是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为推广和弘扬优秀中国作品而坚持举办的系列音乐会,这场音乐会也是“龙声华韵”系列中第二次为作曲家王西麟举办的作品专场音乐会,巧合的是担任指挥的瑞士特邀指挥家埃曼纽尔·斯菲尔特同样也是2015年6月11日王西麟作品专场音乐会的指挥。对作曲家作品风格的熟悉和了解让斯菲尔特在诠释此次上演的曲目《钢琴小协奏曲》和《第三交响曲》时显得从容不迫、游刃有余,尤其是他大气洒脱的指挥风格和精雕细琢的执着艺术追求让此次音乐会的效果更加不凡。

      《钢琴小协奏曲》由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唐瑾副教授担任钢琴独奏,其收放自如的演奏让这部作品三个乐章的音乐性格鲜活生动、异彩纷呈:第一乐章的小快板有着一种青春时代般的朝气与活力,在活泼富有动力性发展的同时又充满张力与爆发力;第二乐章是具有沉思气质的慢板,钢琴的八度跳跃轻盈灵动,随之逐渐走入心境的低谷,似是一种沉思,又像欲言又止般的无语凝噎;第三乐章则充满了民族风格和民俗趣味,作曲家巧妙地使用了民间吹打乐中的“鱼合八”节奏并有意识地使用了山西地方戏曲“蒲剧”的音乐元素,这二者通过作曲家的巧妙构思,让听众仿佛置身于新春庙会般的热闹图景之中,展现了民俗文化的独特魅力。

      《第三交响曲》则是本次音乐会的重头戏。这样一部编制庞大、作品厚重、立意深邃并长达一小时的交响曲在中国的交响乐创作史上亦属罕见。作品由四个乐章构成,第一乐章开头由大提琴和低音提琴奏出的主题如同历史的汹涌波涛,似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在这个主题之后英国管奏出另一主题与之对比,大有“吾将上下而求索”之意。这两个主题互相碰撞、激荡、翻滚、旋绕、纠缠、对抗、推动音乐先后达到两次高潮,让人感同身受般地被时间长河中一次次的历史涟漪而震撼。第二乐章的小快板则像是粉墨登场的历史小丑在群魔乱舞,荒诞不经的音乐形象与魔幻现实主义的文学形象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在这个乐章的结尾,又出现了作品开头的两个主题,这一点睛之笔让第二乐章的音乐内涵与第一乐章既对立又统一,遥相呼应。第三乐章则略显悲凉,中音长笛的主题和弦乐声部像历经沧桑后悲恸的啜泣,又像面对无尽苦难时无助的哀嚎,大提琴娓娓道来的旋律则像冰冷石碑上的悼文,严肃又默然。乐章最后中音长笛的主题与大提琴同时奏出,意境悠远绵长。第四乐章则充满了节奏律动感,如江海潮水起伏涨落般激动震撼,大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乐队的力量如火山喷发般浩茫奔腾,在乐曲的最后,作品最开始的两个主题再次出现,发展成为一次次拼尽全力的呼唤,并出其不意地在极弱的弦乐中结束了全曲。

      以史为鉴,可知得失,王西麟的《第三交响曲》便是这样一部作品。作曲家并不拘泥于一人、一时、一事,而是站在“大历史”的宏大视角,思虑着中国曾经的沧桑历史、中国人民百年来的奋斗征程和中华民族忍辱负重、坚忍不拔的伟大民族精神。这一深刻的作品内涵同样曾受到外国专家的一致认可:俄罗斯指挥家雷洛夫曾言道,“如果一百年前有外星人来到地球要了解人类的百年历史,请他听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如果现在有外星人来到地球要了解人类的百年历史,请他听王西麟的《第三交响曲》。”莫斯科音乐学院教师霍罗波娃博士也曾写道,“中国一流的作曲家之一王西麟大师和他的《第三交响曲》天才般生动地发展了俄罗斯伟大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的传统,希望全世界都能听到这部前所未见之作。”如此高评,可见一斑。

      此次演出也展现出了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高超演奏水准和完美演出效果,尤其《第三交响曲》,其作品声部复杂缜密,演奏难度极大,但在指挥与乐团的无缝衔接之下,每一个细部都如行云流水般自然、清晰、饱满,特别是铜管声部竟使用了6支圆号——这已经超出了作曲家对作品演出的一般编制要求,这些细节也体现了国交精益求精的演出品质和职业操守,以及不遗余力推广优秀中国作品的使命与担当。音乐会结束后,各类评论也纷至沓来,作家王斌当晚写下了《聆听王西麟:生命的表达》称“中国国家交响乐团音色之美让人大饱耳福,乐队没有辜负王西麟老师的杰出作品,演绎皆具世界级水准。”高水平的作品和高水平的指挥,与中国国家交响乐团高水平的演奏相得彰益,难怪听众都颇感过瘾。

      由此,又引出了另外一个与作品意义同样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那就是,音乐不仅仅是娱乐,音乐更深层次的意义在于其可以表达深刻的哲理和一个国家的文化内涵与民族性格。交响音乐这一艺术形式在当今世界已经成为各个国家文化的名片和“通用语言”,许多国家的交响乐团都以推动本国优秀作品演出为己任,因此,我们国家应该怎样打响中国国家交响乐团这张“国字头”乐团的名片、怎样更多地支持像王西麟《第三交响曲》这样的优秀作品的创作并将其推向世界的文化展示舞台?众所周知,交响音乐虽然最初属于“舶来品”,但这并不意味着已属于现代文化的交响音乐这一艺术形式不能表达中国文化的气质和民族传统。农业文明时代产生了绚烂多彩的传统文化并成为了各民族最宝贵的文化遗产,工业文明和其后的信息文明时代则产生了全球化视野下的现代文化,但我们不应把现代文化随意贴上“外来文化”的标签而与传统文化对立起来。这就好比不应把“中医”和“西医”狭隘地对立起来,而应用“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的视角将二者结合发展;同样地,我们不应把“中国音乐”和“西方音乐”狭隘地对立起来,而应用“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的视角将二者结合起来一样。王西麟的作品便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封闭守旧、各说各话并不能解决问题,只有互通有无、求同存异才能建立起真正的“文化自信”!王西麟的作品和国交的演出便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

      最后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场音乐会上演的两部作品曾在27年前的1991年3月10日同样在北京音乐厅由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前身中央乐团进行了首演。27年的光景在音乐史的长河中并不算漫长,但对年逾82岁高龄的作曲家王西麟和他的作品而言,却格外富有意义。音乐会中作曲家起身致谢时,全场观众竟也起立为这位老作曲家鼓掌欢呼、致以敬意。音乐会散场后,平易近人的王西麟还和后台工作的十几名年轻人一一致谢,时光荏苒,他说他已不再认识北京音乐厅的工作人员了,但我们仍然清楚王西麟音乐作品历久弥新的意义,并值得我们每个人深深的反思。

网站地图版权声明

ICP备案:京ICP备13053540号

商演咨询热线:010-64209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