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公告

>

乐团新闻

>

立足本土 面向经典

立足本土 面向经典

听“中国民谣”室内乐音乐会有感

  • 时间: 2017-12-19
  • 来源: 中国国家交响乐团

       中国的民间歌曲,是各民族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反映着他们的生产与生活、喜怒与哀乐,蕴含着丰富的情感,具有鲜明的艺术特质,而且还具有明显的文化功能。不仅种类繁多、资源丰厚,而且也是作词、作曲家们艺术创作的“源头活水”,被大量改编为声乐、民族器乐、民族管弦乐、西洋管弦乐等体裁的作品,且在不断的传唱与演奏中,又成为新的经典。

       2017年12月13日晚在北京音乐厅,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为观众奉献的“中国民谣”室内乐音乐会,则是对作曲家黄荟的中国经典民谣改编作品的集中呈现,曲目有:《森吉德玛 》(内蒙古)、《小白菜》(河北)、《采花》(四川)、《思乡曲》(内蒙古)、《花儿与少年》(青海 回族)、《摇篮曲》(满族)、《阿里郎》(朝鲜族)、《虹彩妹妹》(内蒙古)、《小放牛》(河北)、《橄榄树》(台湾)、《金瓶似的小山》(西藏)、《茉莉花》(江苏)、《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内蒙古)、《康定情歌》(四川 藏族)。

       总体来看,这场音乐会的曲目与其他同类改编作品相比较,有以下几点不同:首先, 14首同名“本曲”,并非全是原生态的乡土民歌,有一部分是经由作曲家改编之后的新作品——或称新民谣,但是每一首都堪称经典,具有非常高的传唱度和影响力,在演出过程中,总能听到身边的观众跟着台上的音乐一起哼唱。国交选择的这位作曲家黄荟,是一位重视“民间”音乐价值,长期躬身于“民间”文化的海洋,并从中汲取营养的作曲家。正因为如此,黄荟对民间歌曲的文化意义有着更多的体会:它们不仅仅是用以歌唱的文本,还具有更深刻的社会、文化含义,是多种文本的集合。

       此外,像《花儿与少年》《金瓶似的小山》《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等经过了作曲家创作加工后的作品,已与其民歌或民间曲调的本体有了较大差别,再如《橄榄树》,是一支产生于20世纪七十年代,由作家三毛和作曲家李泰祥共同合作的经典作品,是新民谣时代的典范之作。这些,或许是国交以“民谣”为音乐会命名的原因。

       其次,从作品的体裁看,以西洋室内乐的形式改编这些经典作品,经由乐器配置、曲式结构、主题发展、和声配器、织体等艺术手段加工后的旋律,相较于单纯的人声,显得更加丰富,有层次,是一种新的音乐文本形式。在乐器配置上,基本以第一提琴、第二提琴、中提琴、大提琴、竖琴、马林巴、铝片琴的组合为主,在不同的乐曲中加入单簧管、排箫或弓笛等特色乐器,而作曲家也特别注意对这些乐器音色及功能的借用,如《阿里郎》中单簧管的轻松欢快、《橄榄树》中排箫的深情悠扬、《金瓶似的小山》中弓笛的悠远深邃等,对情感的塑造和传达,都起到了重要作用,给人印象深刻。

       虽然音乐会上不同乐曲用到的乐器并不完全一致,但是,国家交响乐团的音乐家们凭借一流艺术水准,将乐器的音乐表现力发挥到了极致,用乐器的“歌唱”准确地传达了每首民谣的经典面貌以及作曲家赋予民谣的新的艺术内涵,让音乐沁人心脾、让经典焕发出别样的神采。对于经典民谣在当代语境中的传播而言,也是一种新的生命形式的探索。

       在音乐创作中,对于经典作品的改编并非易事,尤其是以西方作曲技法改编中国民谣,因为,既要考虑大众对经典的历史记忆与认同,又要顾及新技法产生的新音响的艺术性及接受度。从本场音乐会的演出效果和现场观众反应来看,国交将通俗易懂的中国民谣与典雅的西洋室内乐形式有机融合,达到了“雅俗共赏”的艺术境界,同时,也为中国室内乐的普及推广和曲库建设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我们有理由相信,能够赢得观众的成功的“经典改编”,也能够成为新的经典。

       最后,笔者认为作曲家立足本土、面向经典,用西方作曲技法及乐器“重塑”中国民谣的创作特点及实践,不仅较好地回答了“传统如何走进现代”、“如何改编经典”等问题,也体现了中国作曲家在当代音乐创作的中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这也将推动中国传统音乐在新时代的繁荣发展。

 

网站地图版权声明

ICP备案:京ICP备13053540号

商演咨询热线:010-64209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