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闻公告

>

乐团新闻

>

大漠驼行 踏叶寻音 ——记国交采风团队赴阿拉善采风

大漠驼行 踏叶寻音 ——记国交采风团队赴阿拉善采风

  • 时间: 2017-10-25
  • 来源: 中国国家交响乐团

 

 

 

 

 

 

 

“飞机已经开始下降,请您系好安全带,并再次确认手机仍处于关闭状态…”,打开遮光板的瞬间,映入眼帘的是那一望无际的戈壁滩,飞机平稳降落在离目的地最近的甘肃省金昌市,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原创中心赴阿拉善的采风之行便从这里启程。

 

大漠孤烟 驼行千里

        在地广人稀的阿拉善地区,沙漠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在我们第一程落脚的阿拉善右旗,巴丹吉林沙漠贯穿全境。它是我国第三大沙漠,被誉为“中国最美的沙漠”,其中堪称“沙漠珠穆朗玛峰”的必鲁图峰海拔1611米,与“鸣沙、群湖、神泉、古庙”并称“五绝”闻名于世,每年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探险家、考察学者和游客。

        驱车一个小时,采风团队一行来到了位于巴丹吉林沙漠外围的一处停靠点,一个淡水湖与一个咸水湖被一座沙山相隔,沙丘中有星星点点的沙漠绿植;淡水湖中有一簇簇芦苇,微风拂过时,沙丘轻声鸣响,苇草随风摇曳,不禁让人想起“大漠江南”这一美誉。巴丹吉林沙漠中星罗密布的分布着百余片湖泊,但绝大多数为非淡水湖,湖水中含有较多的矿物质元素,并不适合农业灌溉和绿化建设,因而畜牧业成为了当地人民赖以生存的职业。

        说到沙漠畜牧则不得不提骆驼,这一性格温驯的动物恰似沙漠绝配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其强大的生命力与特殊的生理结构使得骆驼可以应对缺食、缺水、昼夜温差巨大、水质复杂等多种沙漠生态环境,当之无愧的成为了“沙漠之舟”。采风团队一行人列队身骑骆驼,行进于沙丘之间。驻于丘顶时眺望沙海,青年作曲家黄凯然感叹沙漠的浩瀚无垠,看着身后的驼队,仿佛置身于古代的商队间,驼铃声响,又一队沙漠使者踏上千里征途…

金色胡杨 踏叶寻音

        穿越无尽的戈壁滩,沿途鲜有人烟,在这个拥有27万平方公里却只生活着24万余人的地区内,尚有很多地方无人定居。在一个月前的采风活动中,阿拉善盟歌舞团团长敖登高娃老师向大家介绍了阿拉善享誉世界的胡杨林,它位于阿拉善盟西北部的额济纳旗境内,是世界上仅存的三大原始胡杨林区之一。每到金秋十月,满树金黄的胡杨叶映衬着碧蓝的天空和清澈的湖水,绽放出一曲秋日的交响。

        胡杨素有“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朽”之说,被人们赞誉为“沙漠英雄树”。清晨的胡杨林,晨光透过茂密的树叶洒向大地,远处升起袅袅炊烟;正午的胡杨林,砂石路上映衬着树影婆娑,宁静的河水中倒映着它伟岸的身影;黄昏的胡杨林,余晖将它化作片片剪影,飘落的树叶洒得一地金黄。

        采风,一饮一食皆有收获,这已是几次采风以来大家的共识。英雄树千年来见证着额济纳人的变迁,也给了采风团队丰富的文化沉淀。踏着金黄色的胡杨叶,采风团队的每一个人都在寻找属于自己内心的乐音。青年作曲家杨帆在林间偶得一块胡杨木,虽不知树龄几何,但木质早已风化足见其年代之久。木形似一只翅膀,作曲家或许与这个偶得之物有了心灵的碰撞,草原交响的乐思也在霎那间浮现于脑海…

远离故土 筑梦空天

        二百多年前,蒙古族土尔扈特部落东归的英雄壮举创造了举世闻名的民族大迁徙的奇迹,震动了当时的中国与西方世界。他们从伏尔加河流域启程,先赴西藏,后栖党色尔腾,最终定居在额济纳河流域,在此繁衍生息。这段史诗令青年作曲家黄凯然颇为震撼,尤其当他听到决定东归时土尔扈特人唱起的那首东归之歌时,心情久久难以平静。阿拉善盟音乐家协会主席哈达老师将蒙语歌词翻译成汉语,“伏尔加河水宁静而宽广,心里的话儿只对信任的人讲”,短短的两句词,道出了东归英雄们期盼归乡的浓浓深情。

        二百多年后,1958年5月12日,额济纳旗人们为了国防事业的建设,为了中国航天梦的实现,再次踏上迁徙的征途,向北迁移140公里。直至今天,当额济纳人谈到北迁时,心中无不充满着自豪,脸上无不洋溢着微笑,为了国家的兴旺富强,北迁之途虽苦犹荣。青年作曲家杨帆被这段历史所触动,“北迁的足迹印证了额济纳人艰辛的岁月,更见证了我们国家国防建设和航天建设的宏伟蓝图,大漠中的脚印终会随时光流逝而渐渐抹去,但抹不去的是额济纳人民豁达的胸怀”。

采风基地 文化传承

        受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关峡团长委托,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原创中心负责人孙冷分别与阿拉善右旗宣传部部长、旗委常委副旗长王继军和额济纳旗副旗长谭志刚在阿拉善右旗长调传承培训中心和额济纳旗文体中心进行了采风基地挂牌仪式,至此,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已完成了在四个省及自治区多达7个创作实践基地和3个采风基地的战略布局,为作曲家采风实践创作搭建了更为完善的平台。

        在阿拉善右旗,采风团队受邀参观了蒙古长调传承培训中心(基地),其创办人是蒙古族长调歌唱家、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阿拉坦其其格,谈及创办长调传承培训中心,其其格老师称那是她毕生想做的事情,每年暑期,她会空出一个月的时间回到这里,与来自全国各地热爱长调音乐的孩子们一起学习生活。曾经有人问过其其格老师,你的学校打算办多久,她的回答是:“做教育,只有开始,没有终止”。短短的几个字,却无疑是掷地有声的回应,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让蒙古族伟大的长调音乐得以传承,更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孩子们在长调中学会做人的点滴。

        采风团队一行还考察了阿拉善右旗博物馆、满达社区群众文化活动馆及阿拉善右旗直属蒙古族完全小学,在社区群众文化活动馆,十余位年迈的老人聚在一起为采风团队演唱蒙古长调;在学校里设有专门的陶布秀尔训练室和马头琴授课教室,蒙族乐器的学习已经成为了孩子们的必修课。

        在额济纳旗,采风团队有幸欣赏了四位已过耄耋之年的老人演唱蒙古族长调,听老人们说,这是他们的族人祖祖辈辈口耳相传流传下来的歌曲,是早已融进蒙古族人民血液里的旋律。无论是东归的途中,还是北迁的路上,有蒙古族人的地方,就有长调的歌声。青年作曲家李劭晟与朋友们分享他的感受,“我们如今可以听到319年前的长调音乐,这无疑是值得敬畏的,我坚信,再过319年,我们的长调依旧能在草原上流淌,因为那是我们心中的歌声”。

        在为期六天的采风中,一行人穿越沙漠、戈壁、树林、湖泊,在近两千公里的行程中,收获了太多太多。感谢一路同行的阿拉善盟文广局副局长高冬、阿拉善盟文广局非遗保护科科长巴戈那、阿拉善盟歌舞团团长敖登高娃、阿拉善盟音乐家协会主席哈达以及为确保采风行程顺利进行而辛勤劳作的工作人员们。带着回忆,带着不舍,一行人踏上了返京的路,但阿拉善交响的创作之路才刚刚开始,等待着我们的也许有困惑,有迷茫,但草原交响的种子已播撒在每个人的心间,让我们静待它绝美绽放!

文:黄凯然

图:杜金香、张玉泽

 

 

 

网站地图版权声明

ICP备案:京ICP备13053540号

商演咨询热线:010-64209692